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公司新闻 > 正文

山东八军战略“大搬家”

作者:habao 来源: 日期:2021-3-23 16:13:01 人气: 标签:公司搬迁新闻报道

  村欲情史在国人的目光聚焦在国共两党1945年秋在西南方的重庆谈判时,少有人注意到,一艘艘船正接连从山东蓬莱一带的栾家口港和黄县(今龙口市)龙口港驶出——即便多少年后,也少有人浓墨重彩地记录解放战争中这至关重要的一环,当被问及此段历史,身边几位年轻人更是一脸“问号”,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  与此几乎同步进行的新四军江南部队“大张旗鼓”的北撤不同,挺进东北的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,当时的根本扒不出更多消息。征集来的大都是渔船,也有些货船、机帆船、汽艇。船上有穿着长袍的商人,也有难民或其他平民模样的人,但若凑近仔细看,你或能发现他们掖在怀里的短枪、藏在腰间的手榴弹,沿着吊在船尾的绳子,可以找到潜藏在水下的武器。

  他们实际上都是山东八军。按照命令,他们脱下军装,换上便装,只带极少量武器,秘密渡过渤海,目标是:挺进东北,发展东北根据地。

  委党校中史教研部杨明清教授靠着搜集到的电报和少数人的回忆,花了约一年基本确认,此次胶东渡海行动自1945年9月22日开始,至12月2日结束,共计海运部队、干部46526名,开创了我军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海上战略转进的先例。此外,山东另有约两万人经陆抵达。山东与辽东半岛仅一海之隔,凭借其“地利”成为挺进东北的“主力军”,实现了战略“大搬家”。

  直接原因是,日本在此前不久的8月10日发出乞降照会,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已在苏联红军的攻势下溃散。从战略眼光看,东北很重要——

  背靠苏、蒙、朝,又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。据东北,进可攻而无后顾之忧,北下图谋华北可扼住“雄鸡”的咽喉;退可守,坐拥丰富物产、矿产,不愁南下。

  再结合当时国共两军的对峙形势,军多在大西南,部队多在长江以北,正如杨明清教授分析,“占据东北可以改变长期以来被四面包围的状态。若占领这一地区,关内各解放区则会处于军南北夹击的不利态势。”

  当然,我们所能想到的这些,国共两党也早就看到了。蒋介石在一次秘密军事会议上说,“命运在东北,盖东北之矿产、铁、物产均甲冠全国,如东北为所有,则华北亦不保。”1945年6月10日在七大讲话中就已指出,“从中国的最近和将来的前途看,东北是特别重要的,如果我们把现在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,只要我们有了东北,那么中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”。

  可以说,围绕东北展开的是一次关乎两党未来“命运”的争夺,同时也是一场关于时间的争夺。此时谁先进入东北,谁便能占得先机,用的话,此为“千载一时之机”。

  国民动手倒是挺快,在8月14日就与苏联签订了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》及其附件,约定苏联于战胜日本后3个月从东北撤回全部苏军,管理公务之全权交给。此举试图利用外交手段,达到独占东北的目的。紧接着,蒋介石又三邀到重庆谈判,意在争取调兵敌占区的时间。

  已与签约的苏联刚开始态度不明,对于允不允许军队进入东北,等也没底儿。既然不明确能否派军队去,那干脆先派干部;不能公开进入,那就换上、乔装打扮秘密进去;没有机会,那就通过侦察和试探创造机会。

  总之,捕捉战机、主动创造战机,最大限度使用战斗力量,并善于转用兵力——中国身上一直有这股子劲儿,哪怕只有“小米加步枪”,就敢和日本拼;城市无立足之地,那就以农村包围城市;南海画了一个圈,40多年已换了。

  9月14日,此前派去东北战略侦察的曾克林与苏军代表飞抵延安。与他们一起降落的还有一个好消息,“东北各地秩序混乱,到处堆积着武器和物资,无人,各种轻重武器都可以随便拿。任何人只要不打八军和中央军的旗号,都可以进入东北”。

  这一消息让中央领导很是振奋。9月19日,中央一改抗战后期“向南发展”的方针,发出《关于目前任务和战略部署的》,提出“向北发展,向南防御”的战略方针,并强调目前“全党全军的主要任务是继续打击敌伪,完全控制热、察两省,发展东北我之力量并争取控制东北”。简单来说,便是中队的整体北移,即山东等地部队以最快速度挺进东北,华东新四军撤至山东、冀北,浙东部队即向苏南撤退,苏南、皖南主力撤返江北。

  原本摊开的手掌此时像一个攥紧的拳头,暂舍江南,向北回缩,以便可以更有力地向南出击。历史也证明,这是一次及时的战略调整,也是极具远见的战略决策,对解放战争奠定了重要基础。更是称之为“建立百年大计之部署”。

  手拿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》的军队,乘着美舰、飞机北上,为何终究跑在了八军的后面?我们党的致胜法宝是什么呢?

  山东八军数万人渡海是个很庞大、复杂的任务。谁渡?何时渡?怎么渡……这离不开罗荣桓等领导干部的居中调度、战士下关东的义无反顾;更离不开响应号召从四面八方汇集运兵码头的渔民,又送船又在海上掌舵。

  当时第二批渡海的肖华曾写下过这样一段话,“望着船老大结实的身姿,我忽然想起了传说中的‘八仙过海’……他们各自凭仗手中的宝贝,或铁拐,或葫芦,或玉版,充其量也才行了十海里的水程。而我们的军队,数万人在短期内横渡二百多海里的海面,凭依的是什么‘宝贝’呢?是人民群众!有实意的千百万群众,我们党所领导的八军就是真正的‘八仙’,任何都是可以战胜的。”

  他们渡海前,当地百姓还送来了赶烙的烧饼、赶制的冬衣和等。仅是龙口码头工人就献出了500多件衣服,他们的工会主任马盛亭索性将身上的一套新夹袄脱下给了战士。

  杨明清打了个比方,“这就像两个人的较量,只是自己聪明是不行的,只有军舰和资源也是不够的,关键还是要靠人民群众!”

  重庆谈判桌上的蒋介石不断得到情报,说的军队正在秘密进入东北。他坐不住了,多次命令接收东北的官员飞去东北与苏方进行交涉。美军在此之前抢占了秦皇岛,为在渤海湾建立了一个登陆点。10月下旬起,载着军的美舰陆续在秦皇岛靠岸。

  10月底,杜聿明前往与苏军交涉,苏方满口“同意”军队从辽宁营口登陆。但11月初,当杜聿明乘坐美舰从秦皇岛赶到营口登陆时,却发现在岸上“迎接”他的均是的军队,准确来说,是10月24日才抵达这里的来自胶东军区的吴克华部,仅6000余人,尚未做好战斗准备,武器也极为简陋。但杜聿明摸不清虚实,不敢贸然登岸,只好又退回秦皇岛。

  无疑,山东八军挺进东北为当时的中国赢得了时间,更重要的是,这干脆利落的一步棋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埋下了伟大的伏笔。

  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下一篇:没有资料
火币